您的位置:澳门皇冠最新官网 > 摄影视频 > 有关原铁林和杨明民的文章的话

有关原铁林和杨明民的文章的话

2019-09-30 10:29

有关原铁林和杨明民的文章的话发言者:窦海军  

原铁林先生邮件说,看了杨明民先生的文章后写了一个东西发在了网上,让我也看看。先是仔细读了铁林文,感觉气质、观点和文风都是我所了解的“铁林味道”——对专制主义、奴隶主义和愚民政策的愤恨。至于批的对不对,我则不敢妄下结论,因为没有看到杨明民的文章(近两年基本不看摄影报刊了)。好在杨文很快贴了上来,于是仔细阅读一遍。本想看完后就原杨二文说点自己的感觉或评判,却难于下笔。 首先,我是拿出一定的毅力才读完杨文的,而且读的过程有一种痛苦感,是皱着眉头在读的。这痛苦不是因为文章内容有什么悲剧性,而是因为杨文写得搅乱。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涉及了很多问题,但似乎那个也没说完,我必须努力去寻找文词下面的逻辑关系,寻找他到底想表达、论证哪几个基本观点。例如,杨文第一自然段就鲜明地提出了一个问题,但在下文中,这个问题一下子就不知去向了,而且到文章结束时也没能真正把这个问题拉回来,讲清楚。再有就是文中涉及了很多比较老的问题,杨对于这些问题不但没能给出新的答案,似乎连老答案也没介绍清楚。杨在文中涉及了很多概念,但我感到他对这些概念的认识不够清楚,把握不够准确,这是“乱”的又一个有一个原因。想来若把杨文的问题都挑出来说清楚,没有上万字是不行的,我既没这样的兴趣,也没这样的经历,于是就想起了我10年前曾写过一篇几千字的关于理论·批评·创作的文章,但当时报刊对此很不重视,一直发不了,只是两三年后才被《中国摄影报》摘发了千字左右。本想将此文贴上让杨先生批评、借鉴,但翻出原稿后才发现,1995年我还没有电脑,此文没有电子版,也就贴不成了。 我对于杨文的大观点是,首先要保证任何人言论的自由,其次是保证对任何人言论进行批评的自由。对以上二者的约束,只有法律和道德。然而在中国历来是没有言论自由的,真知灼见是很难面世的,这正是杨先生和我们见识短、水平低的重要外在原因。例如,对于中共党史的客观评价,马克思理论体系的真实原貌,世界非马体系文艺理论的真实情况,这些问题在相当一刻时期都是不能涉及的,而且今天很多人也没搞得很明白。相比之下,中国摄影领域的糊涂问题就更多了,而且至今也没人出来清算一下。 对于杨文的小观点是,你当今喜欢枯燥又换不来钱的理论很可敬,但你目前驾驭这样的问题讨论似乎力量不打足,如果先就一些小一点、浅一点、纯理论性弱一点的问题展开讨论,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还应该认识到,《人民摄影报》发了这篇东西,对你来说不都是好事。因为被发表,容易让作者认为自己的文章是有了不错的价值,是被认可了,于是就不容易冷静地找自己的不足。事实上当今许多媒体是很差的,许多编辑水平之低,让你都不屑和他们一句话。要小心这种无意的“捧杀”。 如果说照相中有很多偶然因素,那么搞理论和批评则基本没有。白纸黑字、明明白白,你的功底如何,基本上一目了然。我有10多年写字和发表的经历,但到了今天,深感自己功底的不够,已经是无法弥补的了(因为没有受过好的教育又懒惰);深感写出一篇好东西的难度是很大的(因为看到的好文章多了,接触的学者多了,知道了好与坏)。例如,我就无法真正漠视物质的诱惑,以较崇高的境界和无畏的精神,专心最学问。这是一种状态,没有这种状态,至多能成个余秋雨。就是如此恶心的人,其学力都是我不能企及的。当然了,低水平的学问和文章也有价值,此另当别论。 不着三四地草写这些,意在与杨先生和众友共勉,并成望批评。一钉:2003年9月02日 07时11分34秒 窦先生是大家风范,是英雄,但过于自谦了。希望能多写些文章,影友希望能多看出你的文章。如果连你都说自己水平低而不写文章,那等而下之比你水平差的人更不能写了。如此,那些报纸杂志岂不是要关门了。所以,请先生多些热情和责任感,多写。纸质媒体发不了,可在网上发。网上读者不在少数。 [FS:PAGE]

非常高兴地读。。。。。。发言者:杨民明发表时间:2003年9月01日 17时21分09秒 我记得前几月与窦先生在“烽火台”有个交流。 今读到窦先生的帖子,很高兴,并在此表示谢意! 我以为,窦先生的心态比原先生好,毕竟,交流摄影的人,不是敌人,仇人。 拙文仅着眼于摄影创作与摄影批评,仅从直觉和移情为起点,说一说摄影创作的一般过程,不涉及摄影风格,摄影流派等,由摄影创作的一般过程,联系到摄影批评,把两者的关系简单地说一说,其中也把摄影是工具是否,和摄影批评中的媚俗与媚雅说了一说。总之,拙文,仅是提出问题,说出初步观点而己。这也是我爱好摄影以来,首次就摄影创作与摄影批评发表见解,也许是想说的话太多,才使行文上有缺欠。这也是,我想与影友交流的原因。 我反感的是,把拙文与“文革”挂钩,以为我用文章压人。 只要以诚心交流,我不会拒绝。 窦先生给我的建议,我认为说到点上了,我衷心接受,再次表示谢意! 再说一句:以摄影人来说,拍片的多一些,搞摄影批评的很少,我想涉及一下摄影批评,说一说问题,说一说观点,抛砖引玉,补己之短,以利在摄影创作中少些困惑。如果影友能就摄影批评问题,各抒己见,“求同存异”,我也得到更大的启迪。影友交流,不怕说错话,说出幼稚的话,怕的是不分场合,不看问题原因(或实质),把人一棍打死。这也是我最反感的。这次,拙文可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也引出了如何把握批评视觉的问题,愿就此与更多的影友探讨。愿能拜读到窦先生所提的文,以获启迪。

发言者:一钉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2日 07时50分26秒无事乱说:1、论当今摄影界英雄非刘树勇、藏策、窦海军三人莫属。原铁林曾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但近日这篇文章让我的看法有所改变。2、当今摄影界可分为三大派:一是贵族式摄影,着力表现上流社会的情趣。这派以器材的精良和可以开着汽车坝上西藏满世界跑的物质条件而令人咋舌。之下又可分为器材派、风光派、乡村猎奇派、纯影派。就网络来说江湖色堪称这派代表。二是贫民式摄影派,以平民视觉反映百姓的酸甜苦辣,代表人物或作品有:赵铁林、莫毅、卢广、李楠王瑶等获荷赛奖的作品。江湖色里也有一些出色的平民式作品,但其主要风格是贵族式的。以上二派无高下之别,也不能说谁好谁坏。3、晕头派:特点是没有主见没有找到感觉,不知道要拍什么。时下风行的创作团里,不少是晕头派。发言者:悬在涧上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2日 12时09分48秒我认为(1,3)都可以被称之为放松性摄影,(2)可以被称为主题性摄影,也就是说前者是市民性的,后者是有某种先锋性意义的,只是只停留在表现的层面上。和市民性联系在一起的拜物文化本也不足为奇,市民性本身就带有占有性,是一种“占有性的主体中心”,无论其如何表白那假装纯洁的女性式的快乐,也掩饰不了主体对占有物的粗暴;至于其所谓的“贵族”特征实则是一种抬高自己身份的媚俗,根本与贵族无关,如果我们要谈性贵族式倒还是要回到文艺复兴时期,去看看那些艺术保护人,比如洛伦亚大公等。从艺术的角度来看,两者的高下自然就分开了层次。发言者:一钉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2日 18时40分07秒读君一席话,有胜读十年书之感。想请教一下,表现的层面再深入下去是什么?是抽象的、观念的吗?发言者:悬在涧上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4日 10时29分04秒表现是现代艺术的主题,从语言转向来看,摈弃主体中心的表现形式的应该是体验,而抛弃主题性摄影的应该是抽象,观念是一太广的东西,广到简直就不可用。发言者:藏策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2日 11时50分29秒呵呵,一钉兄快人快语! [FS:PAGE]发言者:一钉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2日 18时28分33秒同意你的看法。原先生其实觉醒得很早,而且很具有批判意识和抗争精神,这在他以前写给窦先生的信中可以看出来。这是他超出于一般人而令人起敬之处。我所说的英雄主要是指这种意识和相应行为、学识的具备。“需要英雄的国家是可悲的”,现实有时正是可悲的。英雄是不存在的,那就让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崛起吧!现实需要鲁迅的呐喊。我的知识很欠缺,勇气也不足,很惭愧。有时想,批评别人不如我自己多反省反省。知识方面正在努力补上,能补多少补多少。书还没买到,准备十月份到外地买。发言者:藏策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4日 16时48分13秒今天下午我到几个书店去转了转,希望能找到那几本书。可这几家书店也都卖完了。128那几本肯定还有,不必着急。关键是那本《文学理论》。实在不行,只有考虑打字录入后,贴到网上了。发言者:一钉 发表时间:2003年9月04日 21时54分59秒谢谢你的关心。我已在网上查到天津图书大厦有《互文性研究》一书,已在网上下了订单,对方还没回复。《文学理论》一书,如将来实在买不到,我可以上图书馆借,估计一般大学的图书馆会有该书吧。办法总会有的。打字录入,工作量太大了,你把这些时间省着,多发些文章,更好。

本文由澳门皇冠最新官网发布于摄影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有关原铁林和杨明民的文章的话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